日本留學而是對女朋

日本留學日本留學由教育部,來自日本的中村的張,是獎學金的學生之一,從2011年至今,已經在台灣工作了6年,目前在台灣師範大學管理學院學習,他在家鄉日本京都說,像台灣土地上大多數人“純潔的心”.今年38歲的中村昌民,24歲決定離開家鄉,日本留學踏上異國情調的冒險,“我想學英語,在酒店工作的愛酒,想繼續學習,也想出國看看。”他的第一站是要滿足澳大利亞的三個條件,我沒有想到在台灣,友,台灣的命運也是在那個時候開始的。在澳大利亞旅程結束後,一年會來台灣一,兩次,也慢慢喜歡這片土地。中村雅敏表示,“日本和台灣很不一樣。”從天氣,語言,交通生活方式,日本留學幾乎一切都與日本不同,有些可能不習慣但“人”讓他難以忘懷。“台灣人有一顆非常美麗的心。”當時在嘉義郊區的女友的家鄉,因為長輩愛喝,於是他帶上高粱參觀,“我不明白他們說什麼,但每次敬酒,日本留學那雙眼睛的姿態,我感覺到了。”他想,那是日本人忘了的“純潔的心”.中村雅敏表示,我真的很喜歡“台灣人”。,雖然不說話,但我覺得是台灣人最為集中的一點,“台灣人對他們的演講最為興奮。日本留學最感情的時候,日本留學看來都是用台灣人!”但他也有點遺憾,似乎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不會說台語。在台灣這幾年,有時我覺得台灣的人情不如以前那麼強烈,可能越來越靠近農村,日本留學但台灣人的那份涵蓋人性的溫暖,他非常希望永遠“我在台灣最喜歡的還是人,我希望台灣人可以多想想自己,日本留學多看看裡面因為它真的很珍貴”因為我喜歡台灣由於台灣的收入,所以我希望留下來貢獻自己,未來可能留在台灣的事業上,它也可能嘗試創業,想學習我學到的東西加上理想,社會責任感,投入工作,這是他最大的夢想。